首页 我对女儿的挑逗 下章
第二章
 在车上,我拉过她的右手,在小弟弟上,左手搂着她的光滑的肩膀,让她躺在我的怀中,轻轻问她︰“谁是坏蛋?我还是”他“?”女儿羞红了脸,借口说出租司机在看我们,想起来,我坚持让她说出来才会让她起来。

 她用手悄悄抓了抓我子下面硬硬地着的小弟弟,窝在我的怀里娇嗲地说︰“你坏,他更坏!”然后一用劲便坐了起来,我看到出租司机在不停地从后视镜中朝我们瞟,也就没有再闹了。

 一路上两人都一言未发,也没有看对方,就连手也没拉过,但都可以感到对方的身上有一股火焰在向自己扑来。

 回到饭店,一进房间,我就抱住了女儿,狂热地吻着,边吻边女儿的衣服。眼看着在门厅里我就要进入自己了,女儿虽然也火焚身。

 但却推却着:“别…别…爸…不行…我…是你…女儿啊,这是…伦…”“好女儿…乖…爸爸…好想要…要你…难道…你…不想…吗?”

 “不行…爸…我们…不能到…上…去,好不…好”女儿已经语无伦次,开始胡言语了…衣物被抛洒在大门到卧室的地上…我迫不及待解开女儿上衣的所有扣儿。

 最后把大红肚兜也解开来,出两座高耸的峰,白无比,加上两粒鲜红的珠,真是美极了,我轻轻握着玉,觉得内中有个块,稍微用点力女儿就一阵颤抖。

 “喔…”“并不很大呀!”我握着房不很满意地说。“人家还小嘛!”女儿白了他一眼。我了又,最后低头一口咬住起来。

 他左手握着一只子,口里着另一只,右手渐渐向下滑落。女儿有些昏昏然,细不停扭动。

 不久我的右手就掀起她的裙子,扯下那遮羞的衩,很快探到三角洲中的小沟,顿觉温暖滑腻,夹谷中已经浆横溢,大有泛滥之势。

 我舍去工作,低头俯看女儿的玉户,微微外翘的两片红红的内,竟夹着一粒比头还要大的蒂,细粉红赛过晶莹的玉珠,并且还在轻微的颤动。

 我突然将女儿推倒在地上仰卧着,将头伸到她间。女儿先是一惊,忙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女儿还没说完,我的嘴已经对准了她的小,舌尖顶住她那沟中的粒儿。

 女儿一阵阵颤抖,口中不停地呻,很快她全身都痉挛起来,玉扭动得更厉害了,身子一的,双手用力紧握自己的双

 看样子恨不得把它们烂似的,头左右摆动。她全身无力又,已达忘我境界,突然这种感觉由重到轻,由轻到微。

 只见两片在微颤,在张合…我停止,用衣袖拭净嘴角的水。女儿闭着眼睛,良久才微睁星眸说:“阿爸,我飘呀飘的,美极了…”我说:“但是我却难受死了。”“那怎么样才好?”

 “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能使你更快活,更好受!”我又补充一句:“但是开始你会有点痛的。”女儿忙说:“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我不在乎痛,只要舒服就好。”

 “其实说来也不太痛,”我道:“就是刚开始一会儿,过去一阵后不但不痛,而且比你刚才的快活要好上不知多少倍,并且我们两个都舒服得不得了。”女儿说:“那你快来吧!”我把她的衣物全光了。

 自己跪在她两腿之间,提起那雪白细的大腿抬得高高的,再左右大大地分开,使两只穿绣花鞋的三寸金莲朝上了天,衬托着粉白透红如玉柱般的两条大腿。

 又见那溢满的桃源外,光秃秃的没半,红白分明分外鲜,此时我下的犹如钢,全身血急速奔,实在忍受不了冲动了,我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托起,对准凑了上去。

 先在入口外的四周一阵磨擦之后,跃马直闯硬冲,朝之处了几,虽然少有所进,但女儿已经皱眉苦脸不是味了。

 继续用力猛的一顶,只听“噗!”的一声,进了大半,女儿已痛得叫了起来:“…哎呀!妈哟!痛死我了…爹地…你慢…一点…呀!”我听后虽停止攻击。

 但巴已进大半,要拔出来也是很不情愿的。女儿适才只想舒服没有料到这点,现在想闭关防守已来不及了,只能要求:“爸!…你轻点…好嘛?怎么这么痛…你还说不…会痛呢!可让你害苦了…慢点!”

 “乖乖…很快就不痛了…好女儿,你再…忍一下…好吗…?”“好吧!为了能快活,只要我能忍住,痛苦点我也是情愿的。”我听了这活,干劲更足了。

 双手抬起那丰滑腻的大轻轻地将那钢茅从内往外,轻轻的微微的,并息一面后退一面问女儿:“我的小宝贝,这样痛不痛?”“这样太妙了!可是这样退完之后,又怎么办呢?”

 “我并不是全退完呀!”我说着。又持茅前进起来,慢慢的轻轻的,像火车在爬那“阿里山”似的,前进!前进!进!口中一面低声问女儿道:“这样痛吗?亲亲。”“这样是微妙的痛,快活的一一痛。”

 女儿活音刚落那我猛一用力,女儿又是一声惨叫:“哎哟…痛…”就这样我使用起退两步进三步的秧歌舞步伐来了,我轻进慢退,进进退退,有板有眼地进行着,不几次就全部了进去。

 “到底吗?”他拥住女儿问:“好不好,我的小心肝?”“我…嗯,涨得痛…痛得舒服,飘飘然我美…”说着吻上了我的面颊。“好受的日子还在后面呢!”我说着便动起来,女儿的感觉也一阵比一阵舒服、自在。

 后来竟渐渐进入妙境,那小巧玲珑的玉儿,不自主的轻轻幌动,上下左右动个不停,有时竟抬高高的转上几个圆圈儿。我搂紧了她的玉项问道:“现在如何,不痛了吧?我没骗你吧?怎样?美不美?快活不快活?”

 “哼!美极了!我的心肝哥哥!”女儿娇着,地说:“我们两人今后一同快活、一同美妙,你说好不好?我的亲哥哥!”“好!我的好乖乖!”

 我们两人说着动着均有点飘飘然,我轻轻那钢茅,那茅头刚到那桃园口猛一挫部用力前移带着那力量十足的钢直刺那底。

 这一顶女儿猛地打了个寒噤“喔!”一声后,紧跟着是一阵颤抖。“痛吗?”我关心地问。“痛…快!”女儿声音颤抖着继续说:“嗯…哥哥…再来!”我一听。

 顿时心中猛一放松,力量也随之而足,便放僵跃马、扬茅直刺,横冲直闯起来,猛,进进出出,比那当年的赵四爷凶猛多了。

 左手儿抓住左─用力的握、捏、,嘴含着左,同时躬,钢捧在那内顶、磨、摆动、动,死顶活闯。

 “噢…我要…升天了…哼哟…”女儿不停地呻着,头不停地左右摆动,不停地扭动,而那玉却不停地上下颤动。

 这呻声是只原始的美妙的歌,听得我一阵兴奋,一阵冲动,一阵妙感。两人都筋软骨酥,魂飞魄,好像这世界中只有他们两个,又好像只有自己。

 下一阵发酸,女儿经过这一阵上下,手抓口咬下面顶,脸儿迟纯,闭目张口,微摇香肩,玉一阵耸动,两股一阵扭摆,我也感到钢捧被一夹一松,实在舒服死人,使又用足劲把钢捧向里猛推了几下。

 突然我感到一阵天摇地转,魂神升天,飘呀飘的,同时一阵痉摩,由重而轻,由轻到微,渐渐静止,我们人上人地叠在一起,一动不动了。  m.QImMXs.COM
上章 我对女儿的挑逗 下章